杏蕴雨

萌特摄,古晋,七金,masa,杂食者 什么都吃,骨科、病娇什么的最棒了,变态也棒棒哒(此人已疯)

假面骑士小段子
对,你没有看错小段子也有私设,更可怕还有ooc。
映司一直到死也没有复活ankh,死时映司拿着破碎的核心硬币,看见硬币发光在融合,恍乎看见ankh出来了,然后笑着死去,手一松,破碎的硬币从手心掉落下去。
哥哥明天我们能一起去看望深央吧,登太牙在睡之前听见宠爱的弟弟说:小渡你话没有说完就被红渡抱住,我想或许这样深央也会高兴吧……

假面腐向小段子

今天七夕吗,想写些小段子,不过里面的时间有的是七夕,有的不是,嘿嘿嘿,好方便开脑洞吗(多cp,不分顺序都是心头肉)。
剑始
相川始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公园时看到樱花已经开的灿烂,树下有很多观赏樱花的人,有情侣也有一家几代的人,孩子和老人在一脸笑意的说着什么,看着这些人他勾起了嘴角,剑崎你看你所希望的和所保护的都在这,新的生命和过去的岁月在交替着。这样想着,他转过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渡牙
"太牙哥哥快起床了,今天我们一起去过节日吧,我想送哥哥最好的礼物。"说完就对昨晚“劳累”了半宿的人吻了过去。

翔菲
"早上好啊搭档。"翔太郎靠在凳上端着咖啡正准备喝,菲利普说:"我们今天去游乐园玩吧,晚上在去看电影,哈,昨天亚树子就一直在期待啊,然后我查了下,今天七夕,嘛去吗?"翔太郎压了压帽"是七夕啊,好啊,看样子你都想好去哪了,那今天的行程就看你了。"

映an
在世界各地转了一圈回到日本某处映司看着街上商家招牌和节日活动,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情侣恍然大悟,就说嘛一圈回来怎么这么多情侣,然后低头看着手上破碎的硬币,目光微微的暗淡了,低声说:"不知道我还能陪你过多少个七夕了ankh。"

晴攻
晴人看着仁藤把早餐的吐司涂了厚厚一层蛋黄酱,然后咬下去一大口露出了一种非常美味的神情,大概是目光太过于强烈被某个蛋黄派注意到了,"呐,晴人你要吃吗,味道非常棒啊。"看着说完话的某人又咬下一口,然后某个甜甜圈凑到蛋黄派旁边舔了舔他的嘴角,说:"还不错,偶尔吃下还是可以的嘛。"

切刚
诗岛刚一大早就被吵醒,起来就看某个刚刚复活不久的人在厨房忙碌做着早餐,但是因为对厨房的用具不熟悉在那磕磕绊绊。
看了一会摇摇头准备过去接手,才刚刚说出口就被人用目光紧紧的盯着,让他有种不知道做错什么的罪恶感,只能悻悻的去洗漱等着吃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早餐。

诚亚
明理被尊拉着说了些话,害羞的跟着尊走了。看着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明理,亚兰向诚问道:"人类女孩子都这样吗?"诚笑了"不是啊,今天是七夕才这样的,向喜欢的人表白,约会的日子,亚兰你要跟我一起出去吗?"亚兰看着诚伸过来的手,愣了愣慢慢笑起来才伸手握住"好啊。"

帕檀
“吵死了!你们能安静下来吗,你们这是在打扰卡密的创作!"檀黎斗抱着头在那大声喊着,明日那跟妮可顿了下又继续无视他"说起来明天就是七夕了,妮可你要怎么过?"妮可笑着说:"好多男同学发短信约我了,不知道该不该出去玩,大我也约了人一整天看着手机出神。"明日那也接着说:"永梦也是从贵利矢来了一趟之后时不时的傻笑。"……
檀黎斗只能无力的趴在电脑桌上看着她们,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身影,"社长桑我们一起出去吧,我知道哪里有做游戏的地方呢,要一起去吗?"少年笑嘻嘻的看着他向他伸出手,他看看聊的正欢的两个人,郑重的回握过去"走吧,帕拉德。"

就写到这了,剩下的cp没有脑了,写不出来以后补了(反正没人看哈哈,最后想想一直帮我改文和标点的 @阡墨·寰羽 谢谢太太

kaito&kizzy


kaito&kizzy
全程ooc,虾几把乱写
“kaito。”啊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些丑女了,这么想着的kizzy伸出了手。
kaito嘴角微微勾起,看着kizzy走过来挽着自己的手臂拉着他离开。
到后面的休息室里,kizzy过来捧着他的脸说“kiato啊,你是kizzy最好最重要的宝物,为什么要跟那些丑女搭话,只看着kizzy不好吗?!”说完就对着嘴唇亲了过去。
先是对着下嘴唇吮吸了会才慢慢把舌尖探进唇里,一下又一下的搅着kaito的舌尖,手也慢慢伸进衬衫里摸着kizzy的腹部肌肉,用指甲刮蹭着肚脐周围的肌肉。
舌尖慢慢地向后退去,不过才退出一点就被kaito舌尖追过来缠住大力的吸吮,口中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也被吸走,舌根被亲吻的发麻,长时间的张嘴唾液也渐渐流出唇外顺着下巴流到锁骨,kaito放开了kizzy的唇向下吻去。
“kizzy你们....”在这啊里啊。koo看着眼前的场景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看到kaito扫过来的阴郁眼神连忙说“rocky找你们过去有事。”说完就连忙往外走了。
走的还挺快的吗,kizzy心里这样想着,看着自家恋人的黑脸笑着说:“过去听听有什么事吧,rocky也不会拿什么无聊的事来说的。”
说完亲亲kaito的嘴角,拉着他手起来。kaito看着两人相牵的手,脸也变回了正常的神色,跟着kizzy向外面走去。
忘了,谢谢帮我改标点修字的 @阡墨·寰羽 谢谢

【绘镜】加班×谈恋爱=约会

浮白引满:

里中绘里香×镜飞彩,bg拉郎,不喜勿入
———————————————————————————————————————


“里中小姐喜欢蛋糕吗?”


镜飞彩还是没克制住问出口了。


他们坐在咖啡厅里,镜飞彩的面前是一杯咖啡,而他对面坐着他这次的相亲对象。


“不怎么喜欢。”里中绘里香慢里斯条地切着蛋糕:“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会吃很多蛋糕,已经习惯了。”


镜飞彩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总是盯着她的蛋糕。


他本着种种考虑在点单时忍痛放弃了甜点,改为给那位等待了一会儿的相亲对象点了蛋糕。


真不公平,女性在甜品上天生被赋予了特权。


“镜先生是医生?”


“是的。”


“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里中赞叹了一下:“很辛苦吧?”


“嗯。”


在紧张的手术和战斗的间隙还要挤出时间来相亲,镜飞彩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第三勺糖,特别是今天一整天完全没有机会补充糖分,就算是天才外科医生也要到极限了。


“我也很讨厌加班。”她并不在意镜飞彩的冷淡,非常自然地跟他抱怨起来。


“上司经常发疯,总给我交代奇奇怪怪的任务。给我派了个下属吧,挺可爱的小男生,偏偏榆木脑袋,真是可惜了。”


镜飞彩其实没怎么在听,他一直注意的是她手上的动作。拿刀叉的姿势不标准,切出的蛋糕不对称,最后竟然直接叉起大半块蛋糕塞嘴里了,简直暴殄天物。


完全不合格。镜医生充满怨念地给这次的相亲对象下了评语,他一开始就不该来的。


“……好在上司在工资上还是比较大方的,加班工资也给的很多。加班虽然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但是钱够的话还是可以稍稍考虑一下的。”


差不多该结束谈话了,镜飞彩想着,他宝贵的休息时间不该用在听别人的抱怨上。


“里中小姐,”他优雅地把咖啡杯放回原位:“我觉得我们……”


异变就是在这时候突生的。


巨大的Bugster Union从街角闯了出来,挥舞着圆球型的手臂破坏周围的一切,尖叫声此次彼伏,混乱的路人拥挤着逃命。


——可恶,这个时候怎么会有Bugster出现!


镜飞彩霍地站了起来,手已经摸上了怀里的变身器。


“咦,这个好像不一样。”


里中好奇地看着玻璃墙外的怪物,她还举着叉着蛋糕的叉子,动作悠闲地一点都没有被打扰。


“我可不想加班啊……”


她皱着眉自言自语。


镜飞彩没听清她在讲什么,不过他注意到了冲着这边来的Bugster,和正对着Bugster攻击范围的里中。


“小心——!”


来不及变身了,他下意识地扑上去抱住了里中,攻击的余波震得他们在地上滚了几圈。


身体被震麻了,但好在自己和怀里的人都没有大碍——不对——


镜飞彩对着光举起手,血珠从手指上细长的划痕里渗出。


这可是要拿手术刀的手啊……


受伤的手被人抓了过去,里中的表情甚至比他还要严肃,她从随身的包里翻出创口贴给他贴上。


“暂时只有这个了,忍耐一下吧。”


她把镜飞彩扶起来靠着墙,自己又从包里翻出一枚硬币。


“虽然没有加班工资,偶尔也做一点白工吧。”


里中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一变,跟刚刚那个叽叽喳喳和他抱怨工作的普通白领判若两人。


硬币被塞进了咖啡厅旁的自动售货机,里中熟练地按下几个键,在镜飞彩反应过来之前,这台机器已经变形成了机车。


自,自动售货机变成了机车?!


里中踩着高跟鞋就这么跨上了机车,她像是想起什么,又下车把镜飞彩拽了过来。


“走吧。”她把头盔扔给他:“这样就不算加班了,是约会。”


约,约会?!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一向教养良好的镜医生几乎要爆粗口了。但猛然提速的机车让他根本说不出话,只能抱紧开车的里中免得被甩出去。


他们很快就追上了Bugster,其他骑士也都就位了。lv1的ex-aid正灵敏地上蹿下跳吸引怪物的注意力,稍远处的snipe趁机举枪瞄准,一枪就把怪物打倒,将Bugster分离了出来。


战斗进入了第二阶段,实体化的怪人的战斗力更上了一个层次。


是他出场的时候了,镜飞彩刚这么想着,前面的里中就已经不知从车上什么地方翻出了一架绿色的重型枪。


等等,机枪?!


“比射击的话,我可不会射啊。”


依旧是之前见过的硬币,被塞进枪里当成了能源。里中单手控制着摩托,另一只手把枪安置在车头上扫射。不知道是什么构成的子弹威力意外地惊人,竟连Bugster都要退避三舍。


刚刚变身成lv2的骑士们就这么被抢走了猎物,只能站在场边围观突入战场的机车上,陌生女子持枪大杀四方。


“她,她也是假面骑士吗?”宝生永梦诧异地问旁边的明日那。


“不,我可没听说过有女性的骑士啊。”


“等等,她后座上的,是镜医生?!”


镜飞彩坐在后座上略显狼狈,他完全搞不清楚他的这位相亲对象是怎么做到单手开车开得像耍杂技一样。他只能抓紧车体,听着里中的指挥给她递后备箱里的硬币。


“停车!”


他趁着里中停下来的片刻喊住了她。


“可你的手……”


里中回头看他,顺手又是一串子弹,打得怪人暂时退了下去。


“我才是医生。”镜飞彩抓着她的手,神情严肃到固执:“这场手术,应该由我来持刀。”


里中看着他,突然笑了。


“你这样子,我很喜欢啊。”


她把车熄火,将战斗的主控权交给这位天才外科医。镜飞彩摘下头盔的瞬间,有人勾过他的腰,在他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个吻。


“加油喔,镜医生。”


这个女人……!


但镜飞彩甚至来不及羞脑,Bugster已经冲了上来了。


“变身——手术lv2”


他咬着牙插入卡带,将一腔莫名其妙波动的情绪发泄在敌人身上。


“哇哦”旁观的里中挑了一下眉,怎么又是一个假面骑士。


旁观的一干骑士也纷纷冲了上来抢人头,里中眯着眼遥望这片混战。


嗯,今年的骑士,审美比社长还要糟糕。


最后brave一剑结束了战斗,解除变身的镜医生冷着脸转身就走,丢下攒了一堆疑问的骑士同僚们。


里中已经戴上头盔在车边等他了。


镜飞彩想说点什么,里中在那之前伸手拍拍他的肩。


“没事,不会因为假面骑士嫌弃你的。”


“……”


“假面骑士嘛,我知道的,工资低又累死累活,上班时间不固定,随时随地都要加班。但是没关系,我工资很高,养得起你的。”


“等等……”


“走吧,回去了。”


在后辈同事仇人面前被陌生女人开车带走了,而且还是摩托后座,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镜医生表示不太想回答。


他们之后还是回了咖啡厅,里中说她有东西丢在那儿。别扭地坐在后座上的飞彩压根不知道手往哪儿放,里中干脆踩下油门又是一个加速,她后座的男人只好再次抱紧了她的腰。


跟他抱怨工作的里中,吃蛋糕的里中,扫射怪人的里中,还有现在街头飙车的里中。


女人都是这么多面吗,还是说……


镜飞彩稍稍抱紧了一点她。


只有里中是这样?


咖啡厅的店员因这场意外向他们道歉,并额外赠送了蛋糕给他们。里中拿着蛋糕盒子,突然想起什么,向飞彩招招手。


“里中小姐……?”


被叉子随意叉起的蛋糕被送到了近前,一起的还有里中近在咫尺的脸。


“啊——”


她耐心地哄他开口。


蛋糕的香气和面前女子姣好的脸庞,镜飞彩鬼使神差地跟着张了口,就着里中伸过来的手吃下了蛋糕。


“……您,您在做什么啊!”


年轻的天才医师很快反应过来,因为羞脑而红了脸。


“想这么做很久了。”里中收回手,回忆似地微微仰起头:“从一开始你就盯着我的蛋糕看吧。”


“可是……”镜飞彩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里中用叉子抵着下唇,眯着眼思考的样子,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那是他唇舌刚刚沾过的叉子。


“总之,”里中突然又换了一副模样,笑盈盈地环上他的手臂:“作为相亲对象,我很中意你呢,镜医生。”


“里中小姐,我……”


尚未说出口的话被并拢压在唇上的手指堵了回去,里中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叫我绘里香。”


“……绘里香。”


“和我交往吧,镜医生。”


“嗯。”


—END—


最强人间体战力——里中小姐
完全没有错😉


里中:谁敢欺负我男朋友,我一个电话就有两个Birth到你家楼下捡硬币


里中小姐世界总攻😝

假面一家子

谢谢@时生的缪斯之笛 的授权,因为喜欢太太的梗自己写了个,比不上太太的文笔,全程傻白甜系列。
(因为一家子设定,涉及到的人员按丈夫的姓,以上)
家庭情况:结婚有子
丈夫:宝生帕拉德(Parado)
妻子:宝生黎斗(原檀黎斗)
孩子:宝生墨(Graphite)
家人:帕拉德家父母双亲都在,还有个同母异父哥哥宝生永梦。
宝生黎斗(原檀黎斗)有个父亲檀正宗,不过父子间的关系不好,有个妹妹檀明日那。
————————帕拉德家的分割线————————
帕拉德从小就对哥哥宝生永梦有很强的执念,虽然不是一个爸爸,但还是很黏哥哥宝生永梦,永梦原来比较喜欢玩游戏,帕拉德也为了跟哥哥有共同话题也去玩游戏,从此进入游戏的深坑。
结果哥哥永梦大学选择了医科大学,毕业以后进了一所私立医院当实习医。帕拉德这次没有继续跟着哥哥去学医,而是继续喜欢着玩游戏,尤其是幻梦公司出品的游戏,为此进入幻梦当了职业玩家。
在幻梦因为出色的技术吸引了幻梦CEO檀黎斗的目光,帕拉德和檀黎斗两个人认识了以后,檀黎斗经常拿还没有发行的游戏来找帕拉德一起测试bug修改数据。就这样,两个人的关系在一起测试游戏期间有什么在慢慢的改变,孕育出的结果还没有人知道。
就这么过一段越来越暧昧日子,公司幻梦突然发生游戏事故导致檀黎斗引咎辞职,檀正宗出任新CEO,而帕拉德也随即离职。而檀黎斗辞职以后,就擅自把名字改成了新檀黎斗,还去看了妹妹檀明日那。
明日那在一所私立医院当护士,在认识帕拉德前的测试员宝生永梦,正是通过妹妹明日那认识的,以前经常来医院找永梦,对他的才能很欣赏,觉得他会发挥自己的才能编写出游戏最佳的通关方法,所以经常会说让人想歪的话语,虽然本人对此浑然不觉,不过如果察觉到了大概会故意说出更让人误会的话吧。
对于这件事永梦的恋人九条贵利矢相当的吃醋,有时候还会生闷气,永梦看见了还要去安慰贵利矢,经常把自己弄的心力憔悴,后来被明日那知道后禁止哥哥找永梦谈游戏的事情,永梦的处境才好起来。
————————帕拉德家的分割线————————
有天帕拉德看见檀黎斗跟一个年轻女孩子(明日那)在咖啡馆里聊天很是生气,才明白自己在以前的相处中喜欢上了黎斗。想明白了以后就进入咖啡馆向明日那发起挑战并向檀黎斗表白,结果被明日那说明是檀黎斗的妹妹却还是吃醋。黎斗接受帕拉德的告白,两个人都在那段时间喜欢上了彼此,过了一段时间甜蜜的日子(帕拉德玩游戏,黎斗在旁边编写新的程序)。
后来,黎斗跟帕拉德去看明日那时看见永梦跟着习惯照例对永梦说了我的水晶,被帕拉德听见当场就炸了,然后发现是对哥哥永梦说的结果火也发不出去,只能一个人在那里炸毛,碎碎念。
永梦神经大条还拉着帕拉德说这就是以前我跟你说的那个老是缠着我的人,帕拉德脸就更黑了,然后永梦就被看出问题的贵利矢拉着走了。之后的结果嘛,就是黎斗在床上呆了一天后,被帕拉德拉着去结婚了。
————————帕拉德家的分割线————————
婚后不久黎斗就被发现怀孕了,帕拉德当时很高兴,查资料发现“孕夫”不能长时间用电脑和其它的电子产品,不然可能会影响胎儿的脑部发育,就缠着黎斗不让他用电脑,自己也少玩游戏机。
然后帕拉德自己坚持了2个月就表示不行了,最后想出的办法就是想玩游戏时就去骚扰黎斗,结果撩着撩着就到床上去了,害得黎斗还住进了医院。后来帕拉德被知道了原因的永梦狠狠教训了一顿,明日那还把黎斗带到她家去住了,帕拉德跟哥哥保证不会有这种事了, 求永梦跟明日那说情让黎斗回家,然后帕拉德对明日那保证这保证那的才让黎斗顺利跟他回家。
回到家帕拉德就抱着黎斗撒娇说想他,他不是有意的,只是黎斗太吸引他了,抱着抱着他就受不了啊。抱着黎斗黏呼了好久才放松下来,问黎斗想不想他,为什么快点不回来啊,黎斗刚开始也很高兴,因为爱人比他小,就比较宠着他,结果放任下来孩子都差点没保住,黎斗对自己说要冷静一会儿,最后还是心软了,还是明日那把他给稳住的。后面怀孕期间帕拉德成熟了不少,对他鞍前马后的,有时檀黎斗实在想用电脑时,帕拉德会让他编写一个小时程序然后把电脑关上。
就这样直到把孩子生下来,起名叫宝生墨,不知道是不是宝生家有取英文名的习惯,永梦就叫M,帕拉德的是Parado有时候也会写成Paradox,给墨也取了一个读音复杂的Graphite,大概是比较洋气吧。
————————帕拉德家的分割线————————
之后幻梦又出了问题,檀正宗因为贿赂官员被抓,而黎斗被重新任命为CEO回到幻梦,幻梦因为这件事差点破产,黎斗重新上任后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幻梦拉回正轨。
期间帕拉德一直都很不开心,因为黎斗一直忙工作不怎么理会他跟孩子两个人,所以想把黎斗的注意力吸引回来,而黎斗这几天也注意到了帕拉德一些动作,他知道自己这一年忙于工作忽视了他们父子俩,公司也步上正轨了,有时间陪他们父子俩了,所以就对帕拉德一些小动作放任着。
等到晚上准备睡时才跟帕拉德说会放一个星期的假,看着帕拉德愣了下就凑过来吻上去。
正当俩个人情迷时响起了小孩子的哭声才把黎斗给惊醒,发现这是孩子喂奶粉的时间结果今天俩个人都忘了,黎斗急忙去冲奶粉过来喂给宝生墨,宝生墨吃完拍着背哄着他睡觉。
这段时间帕拉德一直嘟着嘴在床上,等他过去又自己黏呼呼缠过来,被帕拉德做到迷迷呼呼时听到帕拉德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可他太累没有听清说了什么就睡过去了。
————————帕拉德家的分割线————————
今天的宝生墨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家里面做饭,谁叫他有一个比他还像孩子的老爸和一个工作狂的妈,想想都让人绝望,幸好有温柔的舅舅,虽然舅舅的爱人不怎么喜欢爸妈,不过换成是我也不会喜欢他们啦。
还有个漂亮可靠的姑姑明日那,虽然现在明日那还是单身,不过...等我,等我长大的话,我就会娶姑姑的,然后就可以跟爸妈分开住了,还可以跟喜欢的姑姑在一起了,这主意真的太棒了嘿嘿嘿……
最后谢谢 @阡墨·寰羽 帮我改标点和修改文章,写的我喜欢的哈哈哈。

交错

人物属于东映.LDH
occ属于我
刚看着眼前的“chase”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相信,他跟博士真的把chase他复活了,直到chase走过来叫他,刚都一直在这个冲击中没有回过神了。
看着眼前的人没有反应,chase又叫了一声“”刚”,才看到这人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冲过来紧紧的抱住他,一直在一旁的哈雷博士也很高兴的看着他们。
啊,一旁的博士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在衣服里面找出手机来,对他们俩说,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进之介和雾子他们,让他们过来晚上庆祝一下 说完就看到他把号码拨出去,等了几秒就看到那边接了电话,摩西摩西是进之介吗,告诉你们个好消息,chase复活了,晚上跟雾子过来我们一起出去找个地方庆祝下chase的新生,说完,
就听到进之介在那边高兴的应下了,我们等下班就过来,然后博士才挂下电话,对他们俩说,收拾收拾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庆祝下。
晚上等他们庆祝完,等要回家时,才想起chase现在要住哪里,最后大家一起看向刚这里,刚想开口才想起进哥才跟姐姐结婚没多久,还是黏糊糊的状态,博士哪里,自己还照顾不过来,特状科里其他人刚都没想过,,你们真是的,进之介看了眼雾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看不下去了说够了够了,你们快点回家吧,我小外甥还要休息呢,还有博士你也是快回去睡吧,这些日子你也累了,进之介走之前跟雾子过来到chase身边,对他说虽然刚刚说了,不过要这里还是要说“欢迎你回来”,然后跟雾子笑了笑,走过去上车后 对着刚和chase挥了挥手,开着车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互相看着,最
后还是刚先开了口,带着点
犹豫地问chase到:“正好我
现在一个人住,公寓里也比
较空,要不..你先来我这边
住?
chase沉默着,在刚以为他
会拒绝的时候,慢慢的说了
一句好。刚有一瞬间的没有
反应过来,然后立刻笑开
来,抓住chase的手举起来
对着博士摇了摇:“那博士我
们也走了,记得早点回实验
室哦。”话音落下时,已经拉
着chase跑远了。
留下一个人的博士对此沉默了两秒,然后吼道:“刚,你明天等着看我不揍你!”

(最后吧说一点,这个脑洞是跟群里聊着聊着有这个想法,后来跟一个小伙伴聊的比较很激动,就想2个人联动写,结果我写出来的我自己都不敢认了,假面骑士Drive我其实就看了前面,1到8集后面没有看,前几天在补别的假面cp时推荐看的切刚,然后我被颜圈粉了,又因为新男神masa跟稻叶友补了热血街区结果又吃了双k,所以就有想法写,可架不住,文已经很崩了,不过我还是会继续写的,因为我是真的爱这个,虽然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写下来,对自己一个交待)
感谢群里地小伙伴们,感谢 @阡墨·寰羽 帮我改文和表点符号,还有联文的太太 @庭燎之光 我的已经崩了,就看大大的了!

嘴上说着喜欢ankh
壁纸上却是高晋
每次想和火野映司公开恋情
心里却放不下金光
其实我觉得洪生也不错
算了,不说了
萨菲罗斯叫我了
毕竟我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女生

太牙坐在山坡上,看着太阳缓缓落下,突然间就想起了那个已经快要忘记的人来。
明明是个相貌都快要忘记了的人,可今天却突然想了起来。
对了,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令人目眩的眼睛,明明常是充斥着疲惫、哀伤,然而有时候朝着一个方向远望时,眼里总有种令那时的看懂的东西……
慢慢想起那个人,在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突然出现,强大的力量,对弱小的人类的善良,让那时我不懂。
想到这里太牙笑了起来:啊,最近真的是太闲了,这么久远的事都无聊的想出来了。
突然,有人走过来坐他旁边问他怎么了叫几声都没有回。太牙转过头来看着他,说: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而已。
身旁的人声音带着轻笑说:在想我吗?
说着就凑过来给了他一个吻,吻完以后,对着他说回家吧。
太牙看着眼前的人,拉起来人的手慢慢的站了起来,对来人说了句好。
然后他们一起向前面走去……
谢谢群里的深町帮我修正文,哈哈

关于映司和ankh的一个小短篇

火野映司看着眼前毁坏的硬币良久,慢慢的想起了跟ankh还有比奈在一起的日子。
虽然greed也还在,但重要的是你还在我身边。
明明那么想要复活的你,为什么最后选择了我,为了我这个人类而死。
嘛,我就当你喜欢我。
呐,你没有反对,我就当真了。
静静的看着眼睛前的破碎的硬币,映司的眼睛慢慢的红了,声音低了下去。
ankh,我想你了,想拉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

谢谢群里小伙伴,感谢深町帮我改的标点,还有病句,哈哈